廉价的萝卜丝造就健全的人格

6/25/2016 ☼ 美食怀旧VICE

我总喜欢在 taobao 上买些稀奇古怪的怀旧玩意儿,这其中自然少不了各种零食。这不前些天又买了好些萝卜丝,只是价格从原先的五分变成了两毛。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萝卜丝也不能幸免。不过比起那些早已消失难觅的童年小零食诸如气泡糖(味道同果味 vc)、和包装上用毛笔字写着大大的“干吃”二字充满浓郁鸡汁味道的干吃面来讲就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经典包装,mini 装。买的多就整袋吞,买的少就一根根品。

就不要再奢望能吃到了

说起我们这代人的童年,萝卜丝就像那结实又细不可见的蜘蛛侠的蜘蛛丝一样将我们回忆的段段碎片穿针引线拼合完整。少了它,我们的童年就是支离破碎的,就是不完整的,就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殆尽而不复存在的。那么到了那时,我们是谁,来自哪里,往何处去,我们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这些都将困扰我们一生。萝卜丝就像船上的缆绳,将我们童年回忆的小船扬帆航行,避免在时间的汪洋大海之中失去航向,迷失自我而沉沦下去。

我一开始印象中是卖一毛钱一袋的,后来同事非说他记得是五分,并且帮助我一同回忆,我才记起最早确实是五分的,直至后来才涨价到一毛的。在此之前如果用零食来比拟货币的话,萝卜丝就可以算是最小单位了。基本上抽屉里零零散散的毛票和硬币都会在嘴馋的时候用来买这玩意儿。买来大家一起分着吃。这种分享精神贯彻在各种零食之上。包括后来小卖部里出现了一分钱一根的粘牙糖,记得刚一推出就有人用一块钱买了一百根粘牙糖,那天所有的小朋友都围在了他的身边,如众星捧月。他只要高兴就会随手撤下几根送给身边的伙伴,以示打赏。有一种挥金如土,一掷千金的感觉。当时这个场景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不过因为粘牙糖这东西都是糖精做的,吃多了头疼。所以后来大家也都做鸟兽散各玩各的去了。

萝卜丝让我一段时间以来觉得奇妙的是它总有一股淡淡的咸味。这和大袋的豪华版的无花果丝还是不一样的。说到这里可能有的人还不太能区分这两者的区别或者说不太了解他们之间的渊源,我就在这里大概讲解一下。我感觉大部分朋友最早接触的应该都是萝卜丝,而后才是无花果丝。但我感觉无花果丝应该是正统吃法,而萝卜丝属于廉价的山寨制品。这也是为什么大包装的萝卜丝会在包装上印上无花果丝。可是吃起来却和无花果丝截然不同。无花果丝会更粗一点,口感也更好,硬硬的。萝卜丝就像是蔫了的金针菇,特别爱塞牙。味道上无花果丝口味是酸甜的,萝卜丝是甜咸的。尽管客观的评价口感上无花果丝略胜一筹,但是味道上而言。萝卜丝反而更深刻与复杂,值得回味,而且吃多了不会觉得腻歪,也不会倒牙。

大袋包装的,注意里面的丝状物是很细的

正儿八经的无花果丝,都是粗粗的。吃一点还成,吃多了太酸,牙不舒服。

既然这么爱吃萝卜丝,想必一定尝试自己做过吧? 这是自然,名字听起来既然这么亲民,萝卜又不是什么难找的东西。做起来自然也不会很麻烦。但之所以让我觉得萝卜丝的原材料特别神秘,是因为我家人当时给我用胡萝卜搓成了丝。意思就是既然你这么爱吃这玩意儿,那不如家里人直接用胡萝卜给你做,既有营养还干净。不过味道可想而知,胡萝卜那股味对于小孩来说还是比较难以接受的,只是现在想想也挺特别的。然后我就觉得虽然名字叫萝卜丝,但这东西估计未必就是用萝卜做的这么简单,也许工艺和材料都很复杂。直到后来有次我去我姥姥家玩,我姥姥每年都会腌咸菜丝。前期的有一道工序就是把卞萝卜搓成丝在阳台上晒干。然后我就在阳台上面玩,猛然发现这不是萝卜丝么,拿起一根一尝,虽然甜度上稍有欠缺,但是那股咸味却正是我所熟悉的。这才解开了我心中的一个谜,褪去了蒙在萝卜丝之上的神秘面纱。于是那一下午,我一边在阳台上玩一边就把我姥姥晾晒的咸菜丝开掉了一大半。

就这种咸菜丝,就着白粥或者馒头吃特别香。

有时候在我们的一生当中会遇到很多事情无法解释与解释不清,这时候我们不必急躁也不要懊恼,我们把时间轴拉长,眼光放远。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生活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到了后来,又出现了颜色比较浮夸的萝卜丝,如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应该无非就是在添加剂里加入了食用色素的成分在里面。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已经过了吃萝卜丝的年纪了,不怎么吃这东西了,因此也可以说彩色萝卜丝的出现为我的童年画上了一个阶段性的句号。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