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回拾遗 [10]

1/6/2020 ☼ 回忆怀旧随笔

这次大概或许是回忆系列当中两篇间隔时间最长的了吧。我看了一眼日期,上次的还是2019 年 6 月 6日,而今天已经到了 2020 年 1 月 6 日,足足隔了 7 个月之久,我想要是按照这个节奏下去的话恐怕这辈子都回忆不完了。所以还是要有一个固定的时间用来写东西,无论是写英文的小说还是回忆录系列。设计的翻译文章可能要搁置一阵子了,最近也是忙得实在没空看文章。那么好,继续回忆。

从我奶奶家南边的大马路一直往西就会到达火车道边,因为那里是原来的永定门火车站。一路上经过的东西我只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可能在不同的时间我才能回忆起不同程度的细节,因此我在这里所写的未必就是最为详实的描述,我也只能尽我所能去回忆。

从有猪圈的那个丁字路口一直往东(往南是什么以后再说)是我们平时常常玩攀岩的一个斜坡。然后对面是一个小土坡,我记得我们曾经在那里发现了一个有蚁后的巨型蚂蚁窝。但是由于蚂蚁实在太多了,最终我们也没能清理掉。再往东是有一块荒地,然后靠近路南的地方有几件很破很小的屋子。我印象中我曾经陪着童年的玩伴由他妈妈带着我们去看望一个住在那里的老人,至于那位老人和他家是什么关系我是完全不知道的。唯一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屋子很破,至于有没有进去过也没有印象了。可能只是他妈妈进去了,而我和他就在外面玩。

然后再往东是有一块空地,靠近北面的地方有一个工厂,至于是什么工厂也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工厂的门前有一块空地,我们可以在那里踢球。而工厂大门的两侧写有“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我第一次知道这句话也就是在这里。

继续往东就是又开阔了一点,路南边好像经常停有一辆很大的卡车。那家好像是养鸡的,记得经过的时候经常能够听到车里装满了一箱箱的小鸡所发出的吱吱的叫声。我记得我们曾经偷过一些小鸡,但是即使拿回家也养不太久,没有几天就死了。而且往往这种情况小鸡也会被隔壁的大孩子拿走养,我们这些小跟班是分不到小鸡的。但是往往被指使去偷的又是我们,真是倒霉。

养鸡的这家人好像也有小孩,但是他家的院子很大,很少出来玩。而且家里有养狗,我们都没进去过。而邻居大孩子好像认识他,我们曾经陪着他去找过那个孩子,但是我们只能在外面等。他们在里面玩。

接下来就是一段深一脚浅一脚的草地,地上长满了剌剌秧,就是那种带刺的如果蹭到皮肤就会把腿上划出血道子的藤蔓植物。夏天的时候很是麻烦,走的时候要很小心,尤其要是穿凉鞋。在通过这里的时候我有印象的是大概是三年级,我从八一厂刚刚放了假就来我奶奶家玩,由于是放假第一天,而且大家都很想我,我们就照例跑去铁道边玩。应该是暑假,假期的刚开始,一切的暑期生活都是新的,等待我经历。我们开心的通过这块剌剌秧地。我当时就在想这里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一切还都是那么熟悉。而且由于我的一段时间离开,大家都格外热情,我也能重新见到老朋友而激动万分,之前一起玩的所有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他们一定有很多有趣的东西要带我玩,给我看。这种受到热烈欢迎的感觉格外的好。

等走到铁道边的时候再往西就会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庄稼地,现在很难想象。可见城市化的进程还是很快的。先不说那边,说回到铁路的西边。这里有一个从小一直让我感到好奇,但是最终也没能解开的“谜团”。就在从铁路往北走上一会,就会看到有一个小土坡下去,就像是一个漏斗形状的豁口。土坡的坡面上用水泥块铺满。然后有一个黑黑的洞,应该说很像是铁路的地下通道。土坡两侧有台阶,也可以一直通到下面。如果走下去往里面看,就是特别黑。能不能看到另一侧我已经没有印象了。而至于另一侧有没有一个对称的出口我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大概率因该是有的。不然我也不会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地下通道。但是奇怪的是,如果是用作地下通道,实在是有点太过大兴土木了,明明从上面走更方便。要说是给车用的吧,有没有车可以下去的路。也有人说是防空洞。貌似在那个年代经常会有一些所谓的防空洞,包括我们大院里。至于是不是真的防空洞也为未可知。只是我们小时候总喜欢把这种功能不明的洞穴统称为“防空洞”。

这个巨大的黑洞直到最后我都一次也没有进去过。因为每次我们想要估计勇气进去的时候,都觉得有危险。比如担心里面有鬼,因为实在太黑了。担心里面有白骨(有人说看到过,但大概率应该是看错了,比如一些白的东西可能只是树枝),也有担心里面有屎,担心进去踩到屎。还有说里面时间太久有毒气,进去就出不来了。反正我是始终都没有见到有人进去过。一直到最后长大了,上了初中高中了,等再去我奶奶家的时候,应该是有胆量进去了,但还是一直没有进去过,把这个洞完全忘记了。但每当回忆起来的时候,这个洞穴的具体功能还是让我感到好奇。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