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回拾遗 [3]

6/2/2018 ☼ 回忆怀旧随笔

幼儿园里的秋千在我还不会荡且没有人推的时候,最喜欢的玩法是坐在上面转圈。然后双脚悬空,就能起到类似转椅的乐趣。直到后来学会了荡秋千,才能够玩上很久。在幼儿园南院的西侧,有一个供我们攀爬的架子,是那种由多根金属短棒拼接而成的。外观上可以理解为一个像是魔方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是空的,只有线条部分是金属架子。这个复杂的结构和让我感兴趣,我会尝试从多个不同角度对它发起“攻势”,直到爬到顶部。我不知道现在幼儿园里还有没有这个设施了,因为从现在来看,似乎挺危险的,如果不慎摔下或是磕碰,都是幼儿园所不能承受的事故。而对当年粗放散养的我们而言,这些却是给了我们极大的自由活动娱乐。哪怕是曾经的我们也被形容成“温室中的花朵”“小公主”“小皇帝”。当然,也许这仅仅是对于我所成长的普通家庭而言,如果是那些出身有钱人家的“富贵孩子”来说,可能一直都是很受呵护以及“过分保护”的。

当然,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也深知这种对儿童的保护是必要也是合理的。但尽管如此,从个人成长的经历、体会上,我却更加感谢儿童时期,我的家庭给予我的那份尚不“过度”的保护,让我能有足够且适度的自由去探寻未知,感知世界。

在幼儿园南院的南侧,有着高高的围墙。在挨着墙的边上,种有高耸的泡桐树。树荫和墙根,形成了一块阴凉又略带潮湿的地带。天气太热的时候,更喜欢在那边玩耍。泡桐树的树枝很结实,我们会用落在地上的树枝比作冲锋枪的样子,互相射击,玩打仗的游戏。而当小朋友都回家了,我在等我妈下班的时候,就一个人玩,我也会拿一个树枝幻想自己独自执行秘密任务的特种部队战士。而且我清晰的记得,我当时有个这样一个想法“如果能把家里的玩具枪带来就好了”。

说到幼儿园的生活,那也少不了吃。冬瓜丸子汤是我那个时候就爱上的,而肥肉我特别不爱吃。我妈去我们班上看我,我记得我们当时正在吃饭,幼儿园老师跟我妈说今天的红烧肉特别好,说肥肉一点都不腻,还提到了一个词“肥而不腻”。我可以肯定这个词我就是通过对肥肉的厌恶所牢牢记住的。我依然沉默,不为所动,不愿去尝试。而我妈所工作的财务室就在伙房的入口边上。直到初上小学的时候,我去我妈办公室找他,都会被伙房传来的饭香吸引,这种饭香直到现在都深深植根于我的记忆中,尤其是肉龙的香味。日常能吃到的糖只有酸三色和话梅糖,而且话梅糖的数量要远远少于酸三色。我记得当时的话梅糖还是长方形的,特别希望能够分到自己手里的能是话梅糖。

楼道里有一个当时而言放在很高的桌子上的拨盘电话,黑亮黑亮的外壳显得十分高级。通过拨盘转动,发出机械感十足的拨号声,仿佛能看到里面精密机械的转动。每当有人打电话的时候,我都喜欢在边上看他们拨号。我当时着实算是内向、腼腆、木讷的孩子,以至于当时很多跟我开玩笑的我妈的同事都很尴尬。因为不管跟我说什么企图逗我,我都无法像其它小朋友一样说一些人小鬼大的话语和大人互动,我只会沉默,专注于自己手头的事情。这时候我妈就会说,“xx 阿姨/老师在和你说话呢”。而我也只能叫一下“阿姨/老师好”。然后继续沉默,他们就会说我不爱说话,之类的评价。或许当时的我,就是所谓的“杵窝子”吧。

当时幼儿园的小朋友记忆都已经很模糊了。能够记得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给我名字起外号的人。他给我起的外号我倒是忘了,而我给他名字起得外号也是蛮尴尬的。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雨字,我就调侃他会让天气下雨。而另一个是个我喜欢的女孩。这里能回忆起来的一个场景是,我妈去当时还在幼儿园门口,也就是后来首航超市位置的大食堂去买馒头。我在门口等她,因为买馒头的队伍实在很长。这时,偶遇了当时我喜欢的那个女孩。聊了什么不记得,但我应该依然内向,不善于和喜欢的女孩说话的这个毛病我总觉得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改掉。当时是秋天,地上有很多我们院种的杨树落在地上的“毛毛虫”,我对那玩意儿特别厌恶,回家的路上都不想踩到那东西。

也是在幼儿园,第一次看到了游戏机。是幼儿园买了一台fc,由幼儿园的电工师傅来玩,而我们只能围坐在后面观看,当时他玩的是成龙踢馆。

午睡的时候,我们会躺在小木床上,老师给我们安顿好,他们就出去了。而我有时候睡不着,就会玩木床上的栅栏。那些栅栏仿佛都已经包浆了,特别滑溜,就跟木质玩具似的。用榫卯的结构安装在木床上,让我感到精妙。好像那时我就对结构精妙的东西有极大的好奇心。有次睡不着,我就用嘴发出丝丝的很轻的声音,因为不会吹口哨,所以我想尝试一下。我本以为声音很小的,但可能是另外一个小朋友也没睡,后来我发现他在看我。于是就不再出声了。

只有一次全托,全托顾名思义就是全天托管。在睡前问我们要不要去厕所的时候我没有去,于是尿床了。就这样,我迎来了人生中我认为的以一件糗事。当然,我并不是指尿床。因为那是不会被大家看到的。尴尬的是,因为尿床,我在第二天一早,要穿着我妈给我织的一条绿色的毛裤上课。当时我穿着那条毛裤,看着一个个的小朋友来到班上的时候,觉得特丢人。因为我平时就不喜欢那条毛裤的样子,但好在是穿在里面。如今却露在了外面,于是我只能安静的坐在教室的角落,尽量不引起大家的关注。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