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回拾遗 [5]

8/8/2018 ☼ 回忆怀旧随笔

大概在我的回忆中,有这样几样东西。让我感觉一旦学会或是了解之后就仿佛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对于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比如骑车、游泳、在手上抛三个球、标准打字指法、性经验、天安门、亲人去世,以及我正在努力掌握或是曾经企图掌握的编程、外语、自由泳和转笔。当然这其中还应有一个,也是我曾经为之努力,但是依然没有成功的事情,那就是前空翻或是后空翻。对于小学时候的我而言,成功空翻的体验一定是极致的,前所未有的。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荣誉上。因为空翻就是当时沙坑活动中的珠穆朗玛峰,能够完成空翻就意味着在所有身体技巧中,你是最牛逼的。无论是前滚翻、拿大顶、侧翻,与之相比都弱爆了。我当时一直都觉得我在床上所练习的方法与思路完全不对。细想想似乎经过我的不懈努力也曾经成功用双手撑地并用脚着地,背部不沾地的完成翻跟头。但是空翻的成就我是断然没有达成的。

一个干脆利落的前空翻,在空中旋转,天旋地转的感受一定是极其刺激的。我认为我只要能成功一次就能抓住窍门,继而就能成功多次。我需要的就是第一次成功的登门槛。可遗憾的是直到翻跟头的流行过去,我都没能学会。而且我还试图直接跨越前空翻挑战后空翻,也算是一种弯道超车了。于是我爹还给我讲解后空翻的窍门,可能是他通过一些唱戏的朋友闲聊帮我问的吧。其实我爹对于我从小热衷于的事情,无论是否是所谓的正经事儿,与学习有没有关系,只要是我喜欢去做,都是全力支持的。我还特别无私的把窍门分享给了我们家街坊一个伙伴。于是第二天一早起床上厕所(当时住平房还都要去公共厕所),我俩遇上了,然后他就给我展示了一次成功的后空翻,还是在柏油马路上(因为很硬,所以我们一定是非常熟练有把握了,才会在柏油马路上翻跟头)。

就这样,我到最后也没能成功学会后空翻,体验天翻地覆的感觉。可能今后的小孩都不会无聊到单纯靠身体的技巧来玩耍了吧。当然也可以看出,我从小的运动神经就不怎么发达。

说到运动,当时我们小学班里有一个很邋遢的高个儿男生,身上总有一股怪味。不算聪明,傻兮兮的,但是人还是蛮热情的,也没有坏心眼,不是那种从小就有蔫主意的鸡逼。经常受到同学的嘲笑,但是因为身体素质挺好的,于是也仅仅局限于言语上的嘲讽,而没有身体上的霸凌。当然,我奶奶家那边一向挺乱的,后来我三年级就转学走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在那边上中学,不知道是否依然憨傻耿直,因为那一片的中学实在是特别乱。

印象中的一个场景是他灵活的爬到篮球架子最高的那个横梁上,就是标准篮球架子篮板后面的那个横梁,得有3米高吧。他就双手抓着那个横梁翻跟头,超级灵活,就跟猴一样,我都看傻了。我就想这要是掉下来不得摔死啊。我发现我就是这样,凡事总喜欢往最坏的结果去向。后来我到了三年级,不要说翻跟头,就是爬到最高的那个横梁的位置都不敢,挺怂的。大概到了四五年级的样子,才敢爬到那个位置。

还有一次是我实在渴得不行了,我就问他借水喝。因为那时二年级,身上都不带钱。他还是满慷慨大方的,拿出他的水壶让我喝,我一喝里面还是他家人给他冲的果珍,就是不知道是他太邋遢还是精神作用,总觉得水有一股怪味。

后来我俩还发生过争吵,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于是我又很怂的去找了我家比我大一岁的伙伴 J,也就是之前说过一个晚上就能后空翻的,运动神经很发达的那个。往后的地方,他还会经常出现,总之他就是我们那一片从小到大都很能打的“坏孩子”。然后 J 放学后就来我们班把高个儿叫走约谈,他们在操场的沙堆旁,就像我之前所说,虽然高个儿身体素质不错,但是并不算是坏孩子,他不会把自己身体的优势用在欺负人上。于是 J 把高个儿按在墙上给予警告,高个儿被吓住了,连连点头。最终虽然高个儿走过来跟我道歉了,但是自此之后我们同学之间的关系却变得疏远了。我心理挺别扭的,虽然我当时年纪还小,可我还是能分清哪些人的讨厌是一时的彼此冲动与误会,而哪些人的坏是内心险恶。因此上对于自己所采取的这种处理措施,我感到并不光彩。

令我感到神秘的是学校的校办工厂。大概制作的是类似果丹皮一样的零食。但是似乎有很多滞销的产品堆积在教学楼北侧的小院里。就放在一个特别大的箱子里,上面盖着一层布。如果掀开一个角,就能看到里面有很多果丹皮。我们也不知道那些果丹皮究竟是准备拿出去卖的,还是过期不要了的。反正那周围总飘散着一股怪味,当然这股怪味有可能是因为食品过期发出的,也有可能只是单纯的大量果丹皮堆积在一起所散发的。总而言之都没有人敢吃那些东西。按理来说在那种零食匮乏的年代,我们甚至要靠翻家里抽屉找出几分几分凑够一毛钱买冰棍。面对如此大量的果丹皮怎么会不敢吃呢。但就是这种神秘的,露天堆积的,来历不明的,散发着怪味的果丹皮,真的让大家感到诡异,反而没有人敢吃。可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我也见过有同学大着胆子吃了一个,也仅仅只吃了一个,看样子味道并不可口。关键就是直到今天,我也不能确认校办工厂在那儿堆的那些“过期”的果丹皮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是准备卖的,还是要拉走扔掉的,亦或是回收再加工?反正或许这正是我一直都不爱吃果丹皮的原因吧。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