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回拾遗 [6]

11/26/2018 ☼ 回忆怀旧随笔

距离上次我的这种形式的“回忆录”的写作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月。前些天在蜻蜓 FM 上面买了高晓松的《晓年检》,是以他的经历记录前半生。似乎到了一定年纪,大家想在自己的记忆还能回想起来的时候留下点什么。不过他更多的是讲述自己经历的同时穿插一些历史中的大事件,以及观点看法。我没有他那么渊博,而且我也希望自己的这些文章,仅仅是自己的人生就好。世界上的事那么大,那么多,我也不太想去评说什么。

好了,回到正题,继续讲述我的一年级与二年级吧。

第一次开始看《七龙珠》是买的天下第一武道会之卷中的《决赛之前》海南美术摄影出版社那版。虽然字没有认全,但是故事已经能够看懂了。这或许是为什么小时候一本书经常会看很多遍的缘故吧。就比如在《决赛之前》中,小林对小悟空说:“千万别输”,我有很长时间都以为他说的是“千万别偷”,我以为是想提醒小悟空不要偷袭,要光明正大。因为每次看都能看懂的更多一些。而在此之前接触到的漫画就是《机器猫》(尽管后来有了集美的哆啦A梦,但是在当时还是叫做《机器猫》的)。

在那本《决赛之前》中,小悟空有一页是站在一辆非常 Q 的吉普车上面。我非常喜欢那辆看起来很 Q 的吉普车。于是我就用那种很薄的便签纸,有点像后来的数学作业纸。压在书上拓下来,还特意去掉小悟空的部分。这样就能得到一辆只有 Q 版吉普车的插图了。因为有那种方便的便签纸的原因,因此我觉得我小时候的一些创作性没能得到很好的锻炼,反而受到了制约,因为有“捷径”能够让我画出惟妙惟肖,生动的画。

而且第一次看到《七龙珠》也就是我那本《决赛之前》的晚上,我还照着书中的人物动作练功。比如小林和小悟空战斗的部分以及小悟空和天津饭战斗的部分,这里不得不说鸟山明分镜处理的厉害之处。我还试着一格格拆分成一招一式,以为能有实际的用途,想着万一在学校和同学打起来,可以派上用场。当时我就在父母的屋子里,因为他们那屋有一个穿衣镜,我可以对着镜中的自己查看动作标准与否。当然,至于说冲击波还是发不出来的。

一年级的我特别希望能够有一双自己的钉子鞋,京字牌的。那个时候“一年级的小豆包”只能穿白球鞋,刚买回来的白球鞋还是挺有样的。但是一旦刷过几次之后边缘就会发黄。那时候还有买专门的刷鞋的鞋粉的,效果一般。只有上了二年级开始,才能穿钉子鞋。就是那种鞋底有胶钉的运动鞋。倒也不是年龄限制,主要还是钉子鞋的最小号大概就是当时的大部分孩子二年级才能穿的尺寸。而且好像还不是京字牌的,是一种黑色的,可以说是儿童钉子鞋。白球鞋的底儿是平的,特别容易硌脚,运动性完全不及钉子鞋。这也是我们在玩赛跑游戏时的一个说辞,比如 xx 如果穿了钉子鞋,就会指出有失公正。认为穿了钉子鞋的人仿佛就有了速度加成。

正是因为我迫切的渴望得到一双自己的钉子鞋,于是那个时候我的水壶下面有一圈凸起,特别像钉子鞋的鞋底。(其实就是一个塑料可乐瓶子,喝完之后用那个来装水,有时候带的热水过热,都被烫的变形了,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致癌不致癌的,照样喝,可怕)我每天回家走在回家的路上,在刚出校门(右安门二小)往西走的路北侧,有一排槐树,那时候街上种的最多的就是槐树。我用水壶戳着一棵棵树回家,想象水壶的底部就是一个“越野能力”超强的运动鞋,踩着一棵棵树干前行。

就在路的对面,会途径一个放倒在地上的电线杆,里面的铁丝漏了出来。就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有天中午上学,我当时穿的是一双凉鞋。(我从小就不喜欢穿凉鞋,感觉特别娘,尤其是那种塑料凉鞋,大概是因为有很多小女孩也会穿的缘故。)然后我一不小心踩到了不知道是谁吐得一口浓痰。大概是脚后跟的位置踩到了,随着脚后跟的上抬,粘痰翻到了我的鞋后跟的里面。可以说之前这块痰是浮在土面上的。那时候不像现在,都是柏油马路,要不就是地砖。那时候我奶奶家那边都是土路,路的两侧都有很多很细很细的土,就有点像香灰那么细腻。如果痰掉在上面是会浮在土上的。结果就是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觉得脚后跟湿乎乎的,一看才发现一口痰在脚后跟里。我当时还以为是骑车路过的人吐得,后来想想还是不太可能,吐得也太准了。然后我奶奶就找来一块石头,帮我清理凉鞋后跟里的痰,后来到了学校我还赶紧跑到洗手池冲了冲。

另一件事也是跟鞋有关,是我小时候有一双蓝色的儿童雨鞋超级喜欢。有天在放学还是上学的路上,我非走那个倒着的露出铁丝的电线杆子上面,结果一不小心把雨鞋扎漏了。别提多心疼了。直接导致后来每次下雨过后,大家都穿雨鞋出来淌水玩。而我却不能穿自己心爱的儿童雨鞋。当时特别喜欢那双雨鞋,感觉就跟黑猫警长的靴子似的。只能穿我奶奶的黑色成人小号雨鞋,偏大而且还不好看。别提多沮丧了,我就无数次的懊悔我要是那天没有走哪个倒着的电线杆子上该多好啊。这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到后悔的回忆了吧。

另外补一个幼儿园时候的事儿。在幼儿园的时候,很多女同学都会穿白色的中筒袜,在学校的时候有时候看她们脱袜子特别好玩,用手一点点往下搓,就会形成一个圈,那个圈又细变粗,感觉特别好玩。我也特别想体验,但是因为我不能穿那种长袜子,所以只能卷自己的的短袜子玩,没卷几下就到头了。不知道这件事算不算是直接影响我成年后喜欢丝袜的原因之一。但我觉得可能不是,因为我当时更喜欢的那种像滚雪球一样的体验。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