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片中那些曾经让我神往的美食·续

3/8/2017 ☼ 美食电影港片VICE

自从上次写了篇关于港片中的小吃一文后,看到了不少朋友的留言。说还有很多在文章中未有提及的,并一一列举出来。其实我也知道还有很多没有写到,但主要是上次篇幅有限,所以写的也都是对于我自己而言印象最为深刻的前几个。这次把其余的那些让我比较神往的做一个补完,标题也得改一改,说“小吃”自然有点狭隘了,改作“美食”。

另外估计可能有的人觉得我向往的那些吃的,有些在南方挺常见的,没觉得有啥稀罕。关键得考虑在我小时候那个年代作为一个身在北京的小孩,又没有那些个大人能有南下出差的机会,所以当在港片中看到自己听说过没见过的美食,看着片中的主人公大快朵颐,自然是眼馋的不行。

皮蛋瘦肉粥 我一直对粥类的食品都不是很有兴趣,只有在感冒发烧的时候才会让家人煮上一锅白粥,再配上六必居的麻仁金丝。能够让体力得到快速的恢复,让我能够赶紧从病痛中走出。这也算是我自己的一个小偏方吧,反正别人管用不管用我不知道,而我自己反正是一吃就灵。还有就是在高中一段时间喜欢把八宝粥放到冰箱里,夏天的时候从冰箱里拿出来吃冰凉的八宝粥解暑,那段时间特意还让家里人成箱成箱的往家里买八宝粥。尤其是在暑假的晚上,熬夜打游戏累了就去冰箱里拿上一罐,实在是绝好的宵夜。

又咸又烫,半天也凉不了。皮蛋的口感也不如伴着吃好。

能大大提升白粥治愈功效的神奇催化剂。两碗白粥配上一小碟麻仁金丝保证能让你的白细胞在对抗感冒病毒上有充足的士兵。

除了冰着吃,常温的我都吃不完一罐,因为吃着太糊嘴。其实我更喜欢吃银鹭的,因为银鹭的好像桂圆多一点,更甜。

但要说到皮蛋瘦肉粥,虽然现在公司食堂早上都能很方便的买到。还有段时间我表妹也不怎么就学会了,一去她家就说要给我熬粥。皮蛋本身我挺喜欢的,甭管是姜汁松花蛋,还是皮蛋豆腐,甚至是松花蛋肠,我都是来者不拒。可唯独放到粥里再配上肉丝那股子咸味让我有点接受不了。我总觉得白粥就应该仅仅是白粥,极致纯粹。

我相信如果是原研哉,他也一定更偏好白粥。

我最早知道皮蛋瘦肉粥这种东西,也是在小时候看《BEYOND日记之莫欺少年穷》里面家驹因为吃多了皮蛋瘦肉粥导致胃部出现阴影,被误认为是癌症而移民被拒签。虽然那时候我还没吃过皮蛋瘦肉粥,但是这名字还是挺直白的,望文生义大概也能想出个八九不离十,果不其然在多年后当我吃到皮蛋瘦肉粥的时候发现和我想象的一样不好吃。

胃部残留的皮蛋断送了全家人的移民梦。小时候只是以为皮蛋是黑的,所以被误认成了癌细胞。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皮蛋含铅,影响了透视的照射。自此之后我每次体检前也都不敢吃皮蛋。

田螺 打小吃的田螺都是特别小的那种,用牙签或是用大头针挑着吃,根本学不会南方人那种一嘬就吃一个的口技。后来有一次因为吃了不干净的拉稀了,就好久不吃了。以前我们院还有个小花园,中间有个喷泉池子,里面有亭子、假山和喷泉,我还从里面捞了很多这种田螺回家养,只是后来养了一段时间水都臭了,太恶心了,就都给倒了。

北方能吃到的常规炒田螺就都是这种小小的黑黑的,辣了吧唧的,是我少有的不会在路边摊吃的东西。

大个儿的太鲁了,不敢吃。担心吃完了在肚子里又活了,跟异形似的破腹而出。

然后就是有一次工作出差去上海,发现居然还有那种巨大个的,惊讶之余才想起来早就见过。在《江湖情》中谭咏麟饰演的麦英雄一紧张还吃了大田螺的壳。

话说回来,比起吃那些黑乎乎的分不清是田螺的屎还是肉的东西,还是舔舔汁,尝尝味道更卫生一点。

可也不知为啥,我好像有一种恐“巨”症。就是对巨大个的东西,有一种恐惧感。尤其是植物昆虫一类的东西。可能是总觉得有变异的可能吧。比如小时候在《答学前儿童问之十万个为什么》里看到的大王花,以及女朋友去越南据说看到的有人半条手臂那么大的蚂蚱。我总觉得她是因为恐惧而夸大了,所以我特想找个机会去越南虫子最多的地方去看一看,强迫自己接近令自己害怕的东西而克服这种恐惧。

学龄前就靠它增长见闻了,里面的插图都特逗。明白不明白的反正挑着慢慢看。

肉粽 又是一种不太能接受的食品。最爱吃的第一是枣的,第二是豆沙的。但是我表妹家就都包肉的,以前还会拿来一些,后来家里也没人吃就不拿了。一开始我以为是肥肉太多所以吃不下的缘故,然后我妹拿来的时候还特意强调说都是瘦肉,我拿过来尝了一口就扔到一边了。有一种感觉可能我这辈子都接受不了肉粽了。

真真接受不了肉粽,一看就想吐,还是没缘分。

而且特别不公平的是南方人既能吃肉粽又能吃甜粽子,虽然甜粽子没有肉粽那么好吃,但好歹也能吃的下去。可换做我,肉粽真的是难以下咽,咬一口都难如登天。

每年端午节的时候我都会从我姥姥家拿回好多我姥姥自己包的甜粽子,拿回来之后我就喜欢放到冰箱里然后凉着吃,有时候一顿饭可以不吃别的光吃粽子。我觉得在这点上我也是挺厉害的。另外我发现我对糯米有点情有独钟,就连糖葫芦也特别喜欢吃糯米的。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糖葫芦偏好吃糯米的,特喜欢糯米的那股清香味道。

《一妻两夫》中钟镇涛在等待钟楚红的时候大吃肉粽。当时我感觉肉粽在南方就像煎饼一样方便好吃又便宜。所以在小时候吃过之前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期待的。结果没曾想肉和糯米的强强联手让我大失所望。

马来糕 说实话马来糕这东西直到现在我也还没有吃过,然后在网上搜了一下有点像发糕又有点像枣糕。如果真的味道和这两个很相似的话那我估计我不会喜欢的。因为吃起来肯定特别噎得慌。而枣糕又让我又不好的印象,因为不管哪里的枣糕店肯定会有一大堆人排队。我一直都怀疑这背后有什么欺骗,排队的人是店家雇的托之类的。总之就是充满了套路的嫌疑。

这么大块头基本上就能够想象到吃的时候少不了喝水

之所以知道这个东西也是看了《与龙共舞》里面刘德华被张敏误称作马来糕才听说的。虽然片子里面张敏看到马来糕垂涎三尺,但是发糕似的外观让人看了也打不起什么食欲。这么看来糯米类小吃还真是我少有的爱吃的甜口小吃了。

可能之前也有机会尝一尝,但是被太过瓷实的外表吓住了。片中张敏也是长期节食减肥饿极了才想吃的吧,不然光看看就饱了。

巨无霸 双层牛肉巨无霸,酱汁洋葱夹青瓜。芝士生菜加芝麻,人人吃过笑哈哈。”和朋友聊天时候还说起,我现在还能背得出麦当劳的巨无霸急口令。麦当劳更加亲近小朋友的诸多卡通形象配合用儿童记忆口诀的人肉宣传方式占领了当年洋快餐市场中的大部分份额。小时候能组织同学去麦当劳过生日就是最有面儿的事儿了。

可让我特别接受不了的是凭什么我们内地的小朋友限定时间内背出急口令只给小可乐兑换券,而人家香港的小朋友背完就能直接领巨无霸。赤裸裸的歧视,麦当劳欠我们80后背过巨无霸急口令的朋友们一个巨无霸!

当年香港的急口令奖状

要说我是怎么知道的,还得说是《龙的传人》让我知道了真相。

片中周星驰在大澳去往香港的船上说,隔壁阿强交给他一首诗,五秒内背完能够换一个汉堡包。那首诗正是这首巨无霸急口令。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