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把锁

7/8/2015 ☼ 电影VICE

说到离婚这两个字儿可能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真的算不上什么,无非就是换个人一块儿生活呗。在我到现在还在耍单的时候身边已经不乏陆陆续续出现了一帮开始二周目的朋友。其实道理大家都懂,怎么过不是过,怎么活不是活。至少我现在是这么觉得,只要你别有孩子,别给别人添麻烦,随便你怎么折腾。可真要回归到理想,我还是特别不希望离婚的出现的。尤其是在小的时候,那时候离婚率刚开始有上升的苗头,身边要是提到谁家父母离婚了,算是个挺轰动的新闻了。但那家的孩子会马上受欢迎起来,因为没家长管了,毕竟大家都不喜欢和那种家长整天跟在屁股后面的孩子玩,尤其是那种管完自己家孩子还来管我们的多管闲事的家长,但是现在想想也算是负责了。同样与之相对的是离婚的父母我们都不是特喜欢,因为那种父母一般都特别自我,不像没离婚的父母,能热情的接待我们。对去家里玩的我们都挺凶的,不过好在单亲家庭的孩子家里经常家长不在,是最自由的乌托邦。其实我小时候父母也有过一段时间发生过严重的争吵,严重到差点离婚的地步,我记得我那一个礼拜都闷闷不乐的,觉得好像天塌了一样,我又不敢和伙伴说,因为我觉得特别丢人,只能自己担惊受怕着。

90年代正是经济飞速发展的年代,国人的马洛斯底层需求终于得到了满足。贫富差距也在逐渐拉大,于是在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时,彼此出现了分歧。离婚率的上升也就不足为奇了。正是随着这一现象的广泛出现,也就应运而生的开始出现了一系列关注此类问题的影视文艺作品。《离婚大战》便是其中之一

故事情节其实挺简单,就是马晓晴饰演的小凤儿嫌弃葛优饰演的大明没用又窝囊,不支持她借钱买车。然后就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要离婚。大明其实还是舍不得,消极应对,非暴力不合作,找各种借口拖延企图缓和矛盾,重归于好。也难怪,那会儿的马晓晴还年轻,小脸涂得煞白,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短头发倍儿利索,说起话来特干脆,劲儿劲儿的,反正我那会儿就特别喜欢她。我总是把这一部里的这一对看成是《顽主》中的刘美萍和杨重的婚后生活。后来两个人也各自有了新的心仪的对象,尽管还没离,依然是分居。小凤儿找了没有在《顽主》中忽悠成万人大餐厅于是改头换面成了老中医专门蒙老外创汇的侯耀华饰演的刘易守(那时候留几手还不是网红段子手),而大明也暂时和蔡明饰演的英子出双入对。为了帮小凤和刘易守创业卖脚气鞋垫儿,大明只能求到曾经因为帮忙背锅挨过一顿揍欠他一个人情的邪恶鲁智深轮子(臧金生)来组织一场脚气鞋垫晚会。(我印象中那时候电视上经常看到这种类型的专题演出,最深刻的就是一个防臭的皮鞋的专题演出,请的是陈寒柏还说了一段奥特皮鞋的相声。)结果刘易守和小凤让轮子算计了,小凤家的房子被轮子霸占抵债。刘易守也和英子勾搭在了一起。最后还是大明出面录音获取了轮子玩坏的证据。两人合力扳倒了轮子,终于破镜重圆。

剧中台词一水儿地道的北京话。“作为女人,有你丫这样的吗?”“作为男人,有你丫这样的吗?”相信北京人都能说出这两个你丫的区别来

你们玩的够猖的啊,两男一女还玩出花活来了。”轮子在大明家让人男人堵上了,正在向大明发出求助的目光。

蔡明高唱脚气之歌,好像近两年得脚气的人越来越少了似的。

片中葛优饰演的大明是个吹小号的,性格上还是葛优一贯的角色路数。不慌不忙,比如在婚姻调解中心挨了揍也得拉架。厚道冷静,不嗔不怒。狡黠机智,比如用雨伞赶跑偷车贼,假装电话录音,时不时有点小聪明,也犯点坏。比如用垃圾桶在厕所偷偷砸刘易守,蹭盒饭。有自己的原则和道德底线,不让轮子勾引有夫之妇。对哥们仗义,把自己房子让给谢园饰演的同事和老婆办事儿,自己窝在雨中的车里,以及当轮子勾引的有夫之妇的丈夫找上门来的时候替轮子背锅挨揍。

那会儿的出租车还是国际化的明黄色配以黑白格子。而再看如今的,审美不能不说是下降了。

国产老片的客串演员也是一大看头。这是客串了门童的只有一个镜头的相声演员王平。刘易守还是《顽主》中那副空手道的样儿,出入于各大饭店,只不过不再忽悠万人大餐厅改行推销大力丸和脚气一穿灵了。

而马晓晴饰演的小凤则是个女出租司机。其实一直都挺在乎大明的,尤其是雨天大明和英子打车回家正好打到了她的车。但是英子并不知情,在车上和大明说着亲密的话,大明也为了故意激小凤,故意做出一些亲热的举动。这些都让小凤特别生气,以至于看到他俩回家后,回来在车里的小凤为此还哭了。哭泣的马晓晴越发楚楚动人,刘易守看了都忍不住上去握住了她的手,转而又改为号脉,得出了一个结论“肝火太旺”。不过在后来大明处于事业上升期的时候,小凤为了办晚会的事儿又来求大明的时候,一副“其实当年如何如何”的样子挺不着我待见的,要不是前面有小凤落泪做铺垫,我可能就不喜欢她了。不过也不奇怪,自己曾经瞧不上的杵窝子男人如今混得人模狗样的心里或多或少都会不是滋味,而且又是有求于人。我也曾经想如果我遇上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处理,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好处理。你说你冷淡了吧,别人觉得你摆谱。你热情了吧,别人觉得你臭嘚瑟,用另一种方式羞辱对方,显你能个儿。你公事公办,有一说一吧,别人觉得你冷血无情,上个厕所把心拉出去了。反正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在小凤生日上,为了报复大明,小凤让小乐队弹一首温柔的,给她和刘易守跳舞伴奏。谢园问温柔到什么程度,小凤说“把人跳酥了最好”,这个镜头印象特别深刻,马晓晴光这句话就已经让我酥了。

另一个有特色的人物就是轮子了。路子野,有手段,看着挺仗义,但是背地里净玩阴的。我生活中挺怕这种人的,因为我本身就不机灵,和这种人走近了就没什么安全感,总有一种深陷阴谋之中的感觉。而我又不太会装的很亲热,能让人感觉出来保持的距离,也挺愁的。不像有的人,走面也能走的特别逼真,挺羡慕这种能力的。

墨镜下的轮子露出了狰狞的嘴脸

最后大明和轮子在天台大战,总让我想起这个场景。

中间有两个场景也让我觉得很美好。一个是李婉芬饰演的隔壁大妈两次围观看热闹,一次是大明从家出来,一次是小凤从家出来,看到二人后都赶紧关上了自家的门。第三次是谎称派出所警察来了,吓跑了错把大明当成轮子的有夫之妇的丈夫。那时候的人们刚搬到楼房,邻里之间的联系虽然断了,但小脚侦缉队们的好奇心和好管闲事儿的热情可一点没减。其实身边有这么一帮老太太随时关注着你,觉得挺踏实的也。我就记得我姥姥当时还当过楼长。

邻里之间要能老这么关心着,多好。

还有一个就是下了一晚上的雨,大明从小凤的车里出来被小凤质问。我记得那一幕雨过天晴的天气特别的好,背景还能听见天空中的鸽哨声,那时候北京好多养鸽子的。

总之爱情这事儿还是得引用李冬宝的一句话。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