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Dieter Rams- 如果可能,我不会再做设计师

11/19/2017 ☼ Braun设计访谈设计师Dieter Rams译文

原文链接

受人赞许的博朗设计师揭示建筑设计如何影响他的工作的,哪些是苹果公司做的正确的,以及哪种设计是他所讨厌的。

TOP PHOTO: ABISAG TULLMANN

作者:Gary Hustwit

该文章出自 Helvetica/ Objectified/ Urbanized: 导演 Gary Hustwit 完整访谈三部分之中的第一部分 - 编者注

Gary Hustwit:你是如何开始设计师生涯的?你是如何练习的?

Dieter Rams:我从1947开始在威斯巴登艺术学校学习建筑。我对室内设计很感兴趣,但是重心在建筑设计上。毕业后,我进入了一间德国的建筑事务所,Apel,同 Skidmore,Owings 和 Merrill 一起工作,所以我能够接触和了解到美国建筑设计界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这在战后非常有趣,这像是德国一个新的开始。

直到有一天,我的一名同事看到了一则广告,内容是博朗在招聘一名建筑设计师。他说“你为什么不联系他们?或许你可以胜任这份工作。”我在当时并不感兴趣,但是他提醒了我,于是我就联系了博朗。我见到了博朗兄弟,并且得到了这份工作。之后,在1956年我在这里开始更多的参与到工业设计之中。我从未失去我与建筑设计的联系,不管是在博朗还是其他公司从事设计。

由 Dieter Rams 为 Vitsoe 设计的 606 通用货架系统

你能谈一谈关于建筑设计是如何影响你的设计工作的吗?

毫无疑问,建筑设计的确影响了我的设计工作。尤其是那些热衷于美式风格设计的设计师 Mies van der Rohe, Walter Gropius 他们的建筑风格深深地影响了我。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认为他们的设计非常的出色。 - 芝加哥 纽约

同时在其他方面对我也有影响,如程序方法上。Apel 和 Skidmore 首席建筑师会考究每一个细节。提前弄清这一切。这些都在我进入工业设计领域后影响很深。在工业设计上,在模型和原型阶段,每一个零件用于生产的细节都需要提前进行确认。否则是无法进入生产阶段的。你必须提前仔细考虑你将要制作什么,如何去做,因为对于每一个建筑师和工业设计师而言,后续修改的成本要高于前期优化的成本的。所以通过建筑设计,我学会了很多东西。

到处充满着太多不必要的东西。我将其描述为非人性化的。

你如何描述你的设计哲学?

我力争事物是可持续的。我是指开发一款不过时的产品,产品不会提前老化,设计风格也不会过时。产品始终保持着平和素雅,你可以与之相处很久。我将我的设计哲学归纳为10点,同时我对于这10点放在今天的人们身上依然适用感到非常惊讶,尤其是学生们,依然能够接受这10点。我并不是说这10点将会永远适用下去。他们也会随着事件的推移而发生改变。但是从目前的表象来看,这过去的50年来,还未曾发生改变。所以时至今日,他们依然适用。

由 Dieter Rams 为 Braun 设计的 TS45 控制台,TG60 卷盘式录音机,L450 扬声器。

那么你能否告诉我这10点呢?

好的设计就是创新。好的设计必须是有用的。好的设计是优美的。好的设计使产品易懂。好的设计是诚实的。好的设计是不引人注意的。好的设计是持久的。好的设计是在每一个细节保持一致性的。好的设计是环保的。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好的设计是尽可能少的做出设计。

在过去的50年里,设计发生了哪些变化?

今天特别让我感到厌烦的是,尤其是在媒体上,设计被作为“生活方式的附属品”。很多太过随便的产品生产出来在市场上出售这让我感到非常的厌烦。我们生产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这不仅仅是在消费领域,建筑业和广告业同样如此。我们有着太多不必要的东西充斥在各处。我甚至将这形容为是极不人性的。这就是今天的情况。但是确切的说,这是长久以来的问题。

我并不打算把这十条好的设计的原则刻在石头上。

就我们如何浪费而言,我们需要以不同的方式处理我们的资源。我们必须摆脱丢弃的习惯。物品能够,并且必须被使用的更久。它们必须被设计为可被复用。我们应当更加关注我们的环境。这不仅意味着我们的个人环境,也意味着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资源。这才是设计的未来,要更多的关注这些基本要素。否则我不确定我们的星球未来将会变成什么样。所以设计师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为此我们需要政府的更多支持。我们需要政治上的支持来解决环境问题,以及如何塑造我们的城市。作为设计师,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的社会。社会所需要的支持不仅仅是相互之间的民主,还应当包含居住上的民主。

顺便说一下,这是我很早就学到的东西。乌尔姆学院作为包豪斯的继承者,在美国的帮助下,50年代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成立,其目的既是通过设计帮助人们更加民主的互动。我仍然觉得这个想法非常非常有趣和重要,时至今日它需要被重新发现。

2009年在伦敦的设计博物馆展出的 Vitsoe 家具和 Braun 电器

如果现在由你来设计一台电脑,它将会是什么样子的?

它看起来将会是苹果的产品之一。在许多杂志或者网站上,人们都会将苹果产品与我设计的产品进行比较,使用1965年或1955年的各种晶体管收音机。在美学方面,我认为他们的设计非常出色。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模仿。我认为这是一种致敬。

当你看到不好的设计时,你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让我感到不快。其中最使我厌恶的是当代的媚俗。老一点的东西会稍微好一点,毕竟它们已经是过去了。但让我生气的是这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不好的、失败的设计。不必要的、失败的、不真诚的产品,正是这些东西,让我感到生气。

当然,同样让我气愤的是在环境领域没有更多的设计产生。比如,我认为太阳能技术必须更多地融入到新的建筑当中去。在未来,我们需要可再生能源。它体现在 a.)融入现有的结构当中去 b.)在新的结构中更清楚地表达出来。我们是这个星球上的客人,我们应当做更多的事情来让这个星球在未来保持健康。

创新必须来自内部,而后影响到外部。

我想你可否从新技术的角度谈一下设计过程的改变

关于创新我是这样看的,例如在我刚刚提到的十项原则中,创新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我所指的创新是让我们更进一步的,而不是那种流于表面的创新。创新必须来自内部,而后影响到外部。这就是我所理解的创新。

这就是为什么新技术非常的重要。我们不该抵触和厌恶他们。我们必须接受新的技术。但是请注意,新的技术不应被用于浪费和相互杀戮。相反,新的技术应当被用于来改善我们在这个星球上的生活。我不知道在今后的10年或20年,我们是否会为这个星球上的水资源而斗争。或是在继续浪费我们仅有的这一点点。因此这里有很多挑战与难点,我们将会用新的技术来解决。

目前为止,还有什么是你想说的?而我们却没有涉及到的话题

好吧,我在设计领域已经不再那么活跃。我现在做的事主要集中在家具领域,这是出于一些承诺。但我仍然对正在发生的一些事情很感兴趣,并且希望我们今后能够更加有意识地处理与周围环境的关系。这将是我的愿望,因为我相信这有助于我们能够更加平和的生活在一起。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再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的话,我不想做设计师。因为我相信,在未来,我们拥有更多的东西将不再重要,而更重要的是要关心我们的生活方式和地点。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