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是王八蛋《赚他一千万》

6/18/2015 ☼ 电影陈佩斯喜剧VICE

我觉得我该算是爱看电影的人,可我已经很久没有看新的片子了。近两年来上映的片子,我看过的屈指可数。不是不想看,实在是懒得看。翻来覆去的几部老片子来来回回的看,因为我觉得省脑子,即使不看画面光听对白也透着那么的亲切。被久违的回忆包围着,让我感到在时间的长河中不那么孤独,仿佛置身于往事的喧闹之中。

每到元旦我们院也会一改往日沉闷的国产故事片,应景的放上几部喜剧。那么90年代初的喧闹是什么?冯小刚和葛优还不上道儿,还轮不上他们。是陈氏父子的舞台,一系列影片中陈强老爷子认真的演出,无论如何都够感受到他老人家对表演的尊重,对电影的尊重,对观众的尊重。而佩斯的表演夸张卖力,但又是那么的自然,一点儿都不浮夸。时至今日,每当看到,在给我带来欢乐的同时,还有的就是感动。发自内心的感谢他们的表演。

陈佩斯以前也是我们院八一厂的,过去老听厂里人说不少人离开八一厂之后都混得牛逼了。比如经常说的还有唐国强和斯琴高娃

《赚他一千万》应该算是陈氏父子系列喜剧的后期作品了,该影片脱离于“二子系列”,在这集故事中陈强饰演片中陈佩斯扮演的人物牛大伟的患有老年痴呆的父亲。在精神病院中有一众老哥们。为人和善,憨厚,认真。较之该系列以往,戏份明显变少了,但是每次出场都有精彩笑点,引得人捧腹。

瞧这一堆零,看着有点晕

当年我也这么干过,在家里没有遥控电视年代,就是戳不准,手腕子没劲儿。后来改成用脚丫子播台了

那时候街头还能见到这种卖凉菜的,我最爱让我家人买的是海白菜和辣白菜还有橘梗

陈佩斯扮演的牛大伟用现在的流行用语就是个屌丝,四处打杂,时运不济。(不过看片中当时佩斯就已经用上了 BP 机来看,应该还算混得不错,就是不太稳定。至少比《我爱我家》里的志新强,无线寻踪那集志新用上 BP 机的时候家里人可都是打死都不信的。虽然当时志新拿的是汉显的吧。但那得是94年了,往前推两年能用上数字 BP 机的大伟应该通过帮人联系业务,是有点小钱的。)单纯善良,大伟的自我评价就是“我牛大伟只让人坑过,什么时候坑过别人?”,是个孝子,对痴呆的老爹耐心细致。为了让护士大姐多关照老爹,给护士大姐家送煤。勤劳,为了让郁文过上好日子疯狂打工。而且有股子正义感,举报了七哥介绍的人贩子“橛子”。当然他也有他的缺点,陈佩斯塑造的形象永远都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比如喜欢嘚瑟,得知将要继承遗产后“面的”都不打了,说是嫌弃“面的”太柴,改打“的士”。然后企图接盘过去的女同学,为了捡个现成的儿子,当得知没戏以后态度的大转变。这一切都让人物变得更加立体,这样的小人物就在你我身边。母亲很早就病故,父亲又得了精神病,然而这些却并不能击倒大伟,依然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充满希望,期待着有朝一日来个咸鱼大翻身,一副命运如刀,就让我来领教的姿态。其实特别像当身边的朋友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找我倾诉的时候,我劝告他们的“要活得猥琐,活得倔强。”当逆境时可以放低姿态,只求活下去,但内心的理想与原则却是要倔强坚强的屹立不倒,支撑前进。身边一些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一副谁都欠他们的样子,总把不幸与不公挂在嘴边,嘴上说着自己经受了如何如何,承受了怎样怎样,把自己说得多不容易,能长这么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说给谁听?

您这么看不就胖了?

没借到指虎,顶针也能凑合用

七哥是大伟的铁哥们,是大伟他们家边上一个什么厂子的厂长,他们厂子已经破产,员工开不出工资,七哥见天的四处躲债。他和大伟一直是互相帮衬,凭借着自己的人脉给大伟找了不少不靠谱的野路子。其中就包括被大伟举报了的贩狗贩人,广开财路,多种经营的“橛子”。七哥是个务实的人,很明显混得比大伟早,早已不再轻易为感情所动。在大伟不知不觉陷入对郁文的爱情当中之时不忘提醒大伟“不是七哥爱讲古,从古到今多少英雄失败就是因为分不清感情和工作!”尽管如此,七哥也并非无情之人,在最后大伟被郁文误会,失意落魄时还是能够陪着大伟喝酒。患难见真情,虽然300万马克泡汤了,但是哥们义气还在,实在不能不说是够意思。正所谓一贵一贱,交情乃现。

此事非七哥独家承办不可,北京这些下三滥,没人比七哥认识得多

原来92年北京就有了吉野家

丽丽在片中那个年代属于被讽刺被批判的人物。好高骛远,心高气傲,拜金放荡。她并不急于否定和大伟之间的关系,利用大伟的那一点点希望,占点小便宜。大伟曾经认真的提出结婚的请求,不自信的大伟只能采用试探性的询问。但是丽丽也算直率的回答了大伟“你养得起我吗?”当偶然间通过和郁文第一次见面的对话,大伟得知丽丽曾经带回家的男人并不是他之后,大伟对丽丽的态度也不再认真了。或者也许是在丽丽拒接了大伟的电话后吧。丽丽在电话的另一头和两个“款爷”谈笑风生。然而多年以后的今天,依然在我们的影视作品中对于这类女孩不做正面的宣扬和提倡。尽管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包容,大家也开始理解和接纳这类女孩,不以简单的对或错来做判定。所以我觉得,在对与错之外还有着另外的倾向,让我们在道德的好恶上做出喜好与取舍。大家都在向往那种脱离于物质之外的被不屑的称之为荷尔蒙一分钟的荡漾的纯粹的爱情。那么至少在挤兑物质拜金女的同时咱能不能让影视作品中的姑娘别那么漂亮,我觉得这样才算公平。扯得有点远了,也许多年以后这些都不再值得讨论,文化与道德会产生新的定义。但就现在而言,我不喜欢这种女孩。另外岳秀清在《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演的莎莎也是这么个角色,还给三民戴了绿帽子。不过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当中倒是意外的饰演了一个贤妻良母的角色,有机会再给大家推荐那部电视剧。还有就是曾经我也遇到过这样一个女孩,并为之着迷。她将自己的这种物质称之为坦诚,并且鄙夷的认为身边不把物质挂在嘴边的女孩们不过是把物质的需求,理想化成了某种生活状态,如果满足这种生活状态其实还是要以物质为前提。也许这正验证了那句话吧?“在妓女眼中,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不是出来卖的,她们对不卖的女人的最高理解就是‘价钱谈不拢吧?

丽丽在射击场,又是打枪又是打炮,造了3千才心满意足

巧的是片中的女主角郁文正是上一段文字中所提到的“不卖的女人”,不过所幸的是片中丽丽只是认为郁文特别怪,特别倔,并没有认准郁文的要强只是想找到一个能掏钱替她生产玩具的人,也并没有认为郁文虽然不提钱,但郁文希望能够生产她设计的玩具的生活就是变相的对金钱的执着。话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台词反而是大伟第一次到郁文家做客,郁文的小狗追着大伟咬。郁文呵斥的一句“闹闹别闹!”特别逗乐,看的时候我就想,我将来也要养个小狗起名叫“闹闹”,这个名字太欠了。

片中的一众配角也是颇有看头。

陈主编-吕齐还兼职律师,还是那么老谋深算

杨桂香饰演大伟的老同学,还曾在《我爱我家》中饰演圆圆方方三角椭圆的妈。这种小车当年应该都做过,中间能搭板儿。

打电话的路人,梁冠华

坚持以暴力玩具为主打路线的玩具厂厂长杨立新


All Rights © Justin Bibi, 2018. Please do not use without permission.